遊戲三昧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金剛經》


發表留言

天堂不是別的,就是變成自然的【轉載】

文/奧修

多少世紀以來,
錯誤的教導已經完全攪亂了你對於開悟的概念。
僅僅「開悟」這個詞就顯得超凡脫俗,
似乎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
僅僅這個詞就似乎是某種尾隨死亡的東西,
或者是屬於死人的東西。
這是完全錯誤的。
繼續閱讀

廣告


發表留言

沒有愛,所以才會有恐懼【轉載】

文/奧修

沒有愛,所以才會有恐懼。

用愛去做一件事,將恐懼忘卻,因為當你愛得全然時,恐懼就會消失。

假如你愛得深刻,你將找不到恐懼。恐懼是當愛不在時的一個負面現象,這點你要深入地去瞭解個透徹,如果錯過了,你將永遠不知道恐懼的真面目,它就像是黑暗,表面上看起來存在,說穿了,它只是光的不在,光原本存在,將光移走之後,就剩黑暗在那裏。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投射【轉載】

文/奧修

Projections在電影院裡,你看著螢幕,你從來不往後看,而投影機是在後面。影片並沒有真正在螢幕上,它只是影子和光的投射。影片和投影機都在後面,但是你從來不去看那個。你的頭腦在整件事情的後面,頭腦就是那個投影機,但是你一直都在看別人,因為別人是螢幕。

當你在談戀愛時,那個人似乎很美而且無與倫比的;而當你在恨的時候,同樣的那個人似乎是最醜陋的,你從來沒有覺知到為什麼同一個人可以是最醜的,也可以是最美的……

所以,要達到真理的唯一方式就是去學習能夠立即看清事情,以及如何把頭腦的幫助拋棄掉。頭腦這個代理機構就是問題之所在,因為頭腦只能夠創造出夢……透過你的興奮,夢會看起來好像真實的。如果你太興奮,那麼你就是喝醉酒的,你的心神不正確,任何你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你的投射有多少個頭腦就有多少個世界,因為每一個頭腦都生活在它自己的世界裡。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覺察是朝向狂喜的道路【轉載】

文/奧修 Osho

覺察的第一步就是觀照你的身體。慢慢地,你能夠對自己的每一個姿勢、動作有所警覺,隨著你變得有意識,奇跡就開始發生,許多你以前在做的事會自行消失。你的身體變得較放鬆、協調,會有種平靜從你身上擴散開來,一股隱隱約約的音樂在你的脈搏裏鼓動著…

接著開始去覺察你的思緒——對思緒也是這麼做。思緒比起身體要來的細微,當然也比較危險。當你能覺察到自己的思緒,你會對那些思緒感到訝異,要是你寫下每個片刻腦袋裏所閃過的念頭,你自己會嚇一大跳,不禁去懷疑「我怎麼會想這個?」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你並不需要適應痛苦【轉載】

文/奧修 Osho

痛苦是一種無意識的狀態。我們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想什麼或感覺到什麼,所以無時無刻都在與自己矛盾衝突。手上做一件事,頭腦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心裏在感覺的又是另一件事,我們就是這樣分崩離析,愈來愈分裂,那就叫痛苦。我們失去整合與統整,完全沒有歸於中心,只是在邊緣繞。不和諧的生活註定是不快樂的,那成了一個不得不扛的包袱,你能做的頂多是讓自己不要太痛苦,而止痛劑又是隨處買得到的東西。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當你投入你所有的心力,蛻變才會發生【轉載】

文/奧修 Osho

他是多麼地快樂,因為他看得到,清醒是生命的道路。
他是多麼地快樂,遵循著醒悟的道路行走;
懷著無比堅定的毅力,他在修行,追尋自由與快樂。

  仔細聆聽這些話語「懷著無比堅定的毅力…」除非你用所有的力量來搖醒自己,不然那不會發生。半調子是沒有用的,你不能只是愛做不做的樣子,就像半冷不熱的水無法昇華變成水蒸氣,三心二意的結果註定會失敗。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去觀照!【轉載】

文/奧修 Osho

愚者沉沉地睡著,猶如生命已逝一般:
師父卻是清醒的,他的生命是不朽的。
他觀照,他明明白白。

簡單又優美的話語。真理總是簡單、總是優美的,單單是這兩句話…便蘊涵了層層的意義,彷佛在一個個的世界中又別有洞天,那是探索不盡的世界——他觀照,他明明白白。

你唯一要學習的就是觀照。去觀照!觀照你的每一個動作,觀照頭腦中出現的每個念頭,觀照你緊抓不放的每一個慾望,甚至連一些小動作也要觀照——走路、說話、吃飯、洗澡。不斷去觀照每一件事,讓每一件事變成你去觀照的機會。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愚者沉沉地睡著【轉載】

文/奧修 Osho

每個人都是沉睡的,所以每個人都是愚昧之人。聽到這話別覺得不舒服,既然是事實,就該以真實的樣子呈現。你在沉睡中行走,所以才老是摔跤,你不斷地做著自己不願做的事,或是已經決定不再做的事,即便明知是錯的事你仍然繼續做,而對的事你反而不做。

怎麼可能會這樣?為什麼你就不能順著路直走?為什麼你一再踩進旁門左道裏?為什麼你老是迷路?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清醒才是生命的道路【轉載】

文/奧修 Osho

清醒才是生命的道路。
愚者沉沉地睡著,猶如生命已逝一般;
師父卻是清醒的,他的生命是不朽的。
他觀照,他明明白白,
他是多麼地快樂!因為他看得到,清醒是生命的道路。
他是多麼地快樂,遵循著醒悟的道路行走:
懷著無比堅定的毅力,他在修行,追尋自由與快樂。

——摘自佛陀法句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