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三昧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金剛經》

面對憤怒、抗拒和悲觀消極【轉載】

發表留言

文/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下一次憤怒發生的時候,
看看你是否能除了想著這些念頭之外,
同時,看看你是否可以覺知到
這些只是從那憤怒的能量場裡升起來的念頭。
換句話說,看看你是否可以有一個覺知。

覺知憤怒並不容易,因為它總是來得如此突然。
你是否可以覺知到,
不但這憤怒的能量正在流經你,
而且它可能是已經在你之內
存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舊有的憤怒。
我稱它為「痛苦之身」。
痛苦之身接下來可以輕而易舉地
進入你的頭腦,控制你的思維。
當它發生的時候,你是否可以保持覺知,
認出憤怒是這痛苦之身的一個表達?
如果你在想著這些憤怒的念頭,
你是否可以意識到它們是來自於憤怒的念頭?
是憤怒在思考這些念頭,
它們不是真的,
所以它們只是反應
那個憤怒的能量場的一堆念頭而已。

所以,接下來的實驗是,
你是否可以保持覺知,
作為那個觀察者,作為那觀照者,
只是看著這些來自於那憤怒的能量場的念頭。
我只是在建議你將它當作一個實驗。
你能不能保持覺知,
取決於在你之內已經有了多少臨在,
取決於在你之內已經有了多少臨在的力量。
一旦你作為那個觀照者,
那麼改變就開始發生了,你甚至不需要做任何事。
你知道我說的「觀照」是什麼意思嗎?
就只是看著,覺知那個能量,
這樣你就沒有完全地與這憤怒認同。

就是這個「看」,將改變所有舊的模式。
有越多的覺知進來,就會有越多舊的模式被改變。
所以你不必改變你自己,因為那是複雜的
很多人試圖這樣做:「我必須改變我自己。」
當你對內在的一切發生變得有覺知時,
最強而有力的、真正的改變就隨之而來。
所以憤怒不再是你,
憤怒只是憤怒,而你是那個「覺知」:
你知道它、你看見它、你感覺到它。
它就在那裡。
而這就是決定性的轉變,
從作為憤怒(這個存在),
轉變為有這個憤怒在你的能量場裡,而你在觀察著它。
這是一個很棒的轉變!

所以,利用憤怒作為你的靈性練習!
如果你失敗了,當然憤怒立刻會說:
「你看,你又失敗了,你做不到。」
這是憤怒在說話。
如果你失敗了,下一次這憤怒又升起了,
會發生什麼呢?
你會在憤怒平息後,立刻覺知到它:
「喔!它剛才又來了,而我沒有保持臨在。」
然後,會有那麼一刻來臨,
如果你可以在憤怒剛升起時捕捉到它,
或者如果你甚至可以看到
是你的一些念頭製造出了這個憤怒。

如果,在成為一個完全爆發的憤怒之前,
你可以在第一時間覺知到它,
那麼你就可以繼續保持覺知。
如果你在第一時間捕捉到憤怒,
甚至它有可能不會徹底爆發;
你可以感覺到憤怒的第一層,
你也許只有三秒鐘,它可能來得非常快。
憤怒就像是一個爆炸的能量,
你可能只有 2, 3, 4, 5 秒,
保持你的覺知,與憤怒同在,感覺它:
「喔!它來了,它在這裏。
這是痛苦之身,憤怒的痛苦之身來了。」
如果你可以在它出現的早期就捕捉到它,
不要壓抑它,
我說「捕捉到它」的意思是,
作為那個觀照者,去感受它。
然後,即使當憤怒在逐漸變強時,
你也可以繼續保持覺知,
那個「觀照」隨著憤怒一起增長,
憤怒甚至有可能不再變強。
我們還得觀察,
看它是否會繼續增強,變成徹底爆發的憤怒,
那沒有關係。
因此,你感激你的憤怒,
因為這憤怒可以成為一個對你來說,
非常重要的靈性練習。
因為經由憤怒,覺知可以增長。

所以有時人們會感到奇怪,
面對那些你認為是你這一生中最困難的障礙,
你可以如此感激,
因為這些障礙有可能成為靈性覺醒最大的機會!
利用憤怒作為你的練習!
當你是有覺知的,
你不必相信每一個升起的念頭,
這是個巨大的解脫!

你將它看作是來自於憤怒的一個念頭,而不是真相。
它是一個念頭,
從憤怒、從痛苦之身而來的一個念頭;
如果一個念頭是來自於憤怒,它就不是真的,
它是一個扭曲的陳述。
認出它,然後你就會說:
「喔!又有一個念頭在說一些消極的話:
『你什麼也做不了,你終究會放棄。』」
無論出來的是什麼念頭,認出它是一個念頭。

我對一切充滿感激,
特別是對那些我們生活中困難重重的部分;
因為如果沒有困難,就沒有覺醒。
這些挑戰為意識的開花,創造了需要的能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